解热镇痛药对儿科的应用-医学论文网 356bet怎么改邮箱_356bet扑克官网_356bet足球五大联赛
您现在的位置: 医学论文网 > 儿科论文 > 解热镇痛药对儿科的应用

解热镇痛药对儿科的应用

来源:
时间:2019-12-18 05:42
作者:admin666
最新杂志:
  • 建筑机械化
  • 中山大学学报自然科
  • 中国机电工业
  • 中国康复理论与实践
  • 国际精神病学
  • 上海建材
  • 吉林大学学报.医学版
  • 高技术报导
  • 上海信息化
  • 实用老年医学
  • 信息技术与标准化
  • 聚氨酯工业

【摘要】目的探讨解热镇痛药在儿科的合理应用情况。方法选取2017年11月—2018年10月本我院就诊患儿200例的药方资料,根据专家指南共识、药品使用说明书,评估和分析解热镇痛药在儿科的应用情况。结果200例患儿解热镇痛药单用140例(70.00%),剂量不当37例(18.50%),无指征用药1例(0.50%),用药年龄不符9例(4.50%),药物联用不当15例(7.50%)。布洛芬混悬液使用例数最高143例(71.50%),双氯芬酸钠栓使用例数最低6例(3.00%);对乙酰氨基酚栓合理用药率最高96.15%(50/52),双氯芬酸钠栓合理用药率最低33.33%(2/6)。结论解热镇痛药在儿科中使用情况欠佳,应依据患儿病情、个体情况、年龄等选择合理的解热镇痛药,临床医师应予以重视,以确保患儿用药安全。

【关键词】解热镇痛药;儿科;剂量不当;药物联用;无指征用药

发热属于临床儿科多发症状,通常由感染性疾病导致。解热镇痛药是临床治疗发热患儿常规药品,儿童生理解剖尚不完善,药物吸收、分布、代谢等与成年人相比差异显着。药品运用不合理影响药效发挥,且可给患儿机体产生不可逆的毒性伤害。故应依据患儿个体情况,选择适宜的解热镇痛药,做到对症、合理用药,以避免肝脏损伤等不良情况发生[1]。本研究选取于我院就诊的患儿200例,探讨了解热镇痛药在儿科的合理应用情况,现报告如下。

1资料与方法

1.1一般资料选取2017年11月—2018年10月来院就诊患儿200例为研究对象,其中男110例,女90例,年龄0.5岁~9.0岁,平均年龄(3.56±2.53)岁,体质量8~35kg,平均(14.62±3.31)kg,疾病类型:上呼吸道感染92例,急性支气管炎76例,支气管肺炎32例。1.2纳入与排除标准1.2.1纳入标准①符合《诸福棠实用儿科学》中相关疾病诊断标准[2];②年龄<14岁;③资料齐全;④配合本研究;⑤无沟通障碍者。1.2.2排除标准①先天性免疫缺陷;②全身炎症性疾病;③风湿免疫性疾病;④精神疾病。1.3方法统计患儿治疗处方及用药情况,主要内容包括:药品名称、用药剂量、用药方案。同时根据《临床诊疗指南·小儿内科分册》、《诸福棠实用儿科学》、《儿童肺炎支原体肺炎诊治专家共识》、药品使用说明书,评估解热镇痛药在儿科应用情况。对评估结果有分歧时讨论解决,直至达成共识。

2结果

2.1患儿解热镇痛药使用情况200例患儿解热镇痛药以单一用药为主140例(70.00%)。用药不合理的有62例(31%),其中剂量不当37例(18.50%),无指征用药1例(0.50%),用药年龄不符9例(4.50%),药物联用不当15例(7.50%)。见表1。2.2解热镇痛药具体品种使用情况200例患儿中,布洛芬混悬液使用例数最高143例(71.50%),双氯芬酸钠栓使用例数最低6例(3.00%);对乙酰与什么什么什么的成语氨基酚栓合理用药率最高96.15%(50/52),双氯芬酸钠栓合理用药率最低33.33%(2/6)。见表2。

3讨论

解热镇痛药在临床儿科中运用范围较广,患儿生理发育不成熟、不完善,用药时应选用安全性较高、疗效确切的药物,慎用新药,在药品选择上应着重考虑剂量准确、味甜、易于喂服类药物。本研究结果显示,200例患儿解热镇痛药主要为单用140例(70.00%),用药不合理的共有62例,其中剂量不当37例(18.50%),无指征用药1例(0.50%),用药年龄不符9例(4.50%),药物联用不当15例(7.50%)。布洛芬混悬液使用例数最高143例(71.50%),双氯芬酸钠栓使用例数最低6例(3.00%);对乙酰氨基酚栓合理用药率最高96.15%(50/52),双氯芬酸钠栓合理用药率最低33.33%(2/6)。提示解热镇痛药在医院儿科合理应用情况欠佳。为此,我们认为患儿服用解热镇痛药时应注意以下几点:①解热镇痛药经口进入人体,起效时间为30min左右,2h左右药效达到峰值;肛门给药方式下药物起效时间更为缓慢[3]。部分患儿家属、医师追求速效,短时间内再次追加用药,会造成重复用药、药物联用等。有研究资料表明,解热镇痛药单独使用致使肝损害概率为1.2%左右,2种及其以上解热镇痛药引发肝损害概率上升至2.2%,且胃肠道出血概率随之增加[4]。②对发热、疼痛等致病因素不明确的患儿应慎重使用解热镇痛药,防止临床症状不明显而误诊,进而引发不良后果。③大多患儿用药后、退热前时间段内体温可出现短暂性反弹;因此服药1h后应密切监测体温,防止不合理换药情况发生。此外应于饭后服用解热镇痛药,以减少药物对胃肠道的刺激。④通常解热镇痛药用于解热不得超过3d,用于止痛不得超过5d;如症状无改善或加剧,应及时就医,不得于院外擅自长期用药。⑤经研究证实,患儿肛温<38.5℃,不建议采用解热镇痛药治疗,应优先采用物理降温[5],使用25%~50%酒精溶液缓慢擦拭患儿腋窝、四肢关节、脚心、颈部动脉、手心、胸部等,有助于舒张皮肤血管,促进机体快速散热,降低患儿体温;此外,酒精溶液挥发性较强,挥发过程中可带走机体热量,降低机体温度,但值得注意的是有高热惊厥史者严禁使用物理降温。⑥解热镇痛药服用过程中,应及时补充电解质,多饮用开水,以免患儿出现脱水等不良情况。综上所述,解热镇痛药在医院儿科合理使用情况欠佳,临床运用中应依据患儿病情、年龄等选择合适的解热镇痛药并正确使用,确保患儿正确、合理、安全用药。

参考文献

[1]文婧,冯婧,刘丹,等.我院儿科解热镇痛药使用现状的调查分析[J].中国当代医药,2016,23(11):122-124.

[2]江载芳,申昆玲,沈颖.诸福棠实用儿科学[M].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2015:2976.

[3]潘曙红.儿科合理用药的探讨[J].中医药管理杂志,2017,25(6):87-89.

[4]郑云霞.非甾体类解热镇痛药临床应用分析[J].中国处方药,2017,15(2):57-58.

[5]洪梅.常用解热镇痛药说明书中儿童用药标识情况分析[J].中国现代药物应用,2017,11(22):191-193.

作者:陈燕 单位:红河州妇幼保健院